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中国能源报》:成型燃料
详细信息

《中国能源报》:成型燃料

日期:2017年10月17日 17:12

  生物质成型燃料欲变身“可再生固体天然气”

  行业期待适当补贴支持

  本报记者 姚金楠

  “颗粒物10.97mg/m3,二氧化硫49mg/m3,氮氧化物150mg/m3”4月15日,武汉光谷蓝焰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总监杨涛将写有这样一组数据的检测报告发给了记者。4月13日,武汉市环保局指定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湖北华信中正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对光谷蓝焰蒙牛(武汉)乳业园区供热项目的生物质专用锅炉污染物排放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生物质成型燃料经过专业锅炉的燃烧处理,其排放完全可以达到甚至优于天然气排放水平,即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不高于20mg/m3、50mg/m3、200mg/m3的水平。

  漂亮的数据也在不久前赢得了国家政策的认可。国家环保部近日公布的《高污染燃料目录》将生物质成型燃料从高污染燃料中除名。企业也更加欣喜地期盼着行业发展的春天。

 

  定位“可再生固体天然气”

  早在2015年,光谷蓝焰就在武汉市迎来了成型燃料的“早春”。“当时,武汉市推行全面禁煤,所有的燃煤锅炉都要限期整改。蒙牛(武汉)乳业园区就是整改对象之一,天然气和生物质成型燃料就成了可供备选的替代品。”光谷蓝焰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运营部经理胡化力告诉记者,由于政府铺设的燃气管网仅能到园区门口,进入园区的上百万“开口费”需要企业自行负责。“当时武汉市工业天然气的价格每方超过4元钱,加上水、电、财务和人工等费用,一吨蒸汽的价格达到450-500元。而如果使用成型燃料,一吨蒸汽至少节约100元。”胡化力介绍,公司与蒙牛(武汉)乳业的结算方式是按照“用一方蒸汽交一方钱”的方式,其它锅炉改造、环保达标等都不需要企业做任何工作。“现在,武汉市天然气的价格较2015年有所下调,我们的蒸汽价格也会随之调整,但始终比天然气便宜得多。”

  除了经济性的优势,环保要求是成型燃料面临的又一重要考验。在蒙牛(武汉)乳业园区的供热锅炉前,记者看到整个送料过程是全封闭的。在燃烧的后处理阶段,据胡化力介绍,由于生物质原料本身含硫量较少,几乎不需要特殊处理。而氮氧化物仅需要通过炉膛温度的调整就可以做到达标排放。“在烟尘处理上,我们使用的是二级除尘,第一级使用的是多管除尘器,主要捕捉大颗粒;第二级是布袋除尘,是去除微米级的小颗粒。通过二级除尘,理论上,可以去除99%的颗粒物。”对于燃烧后剩余的草木灰,杨涛介绍,一般燃烧100吨成型燃料会产生4吨左右的草木灰,会有专人定时清理,将其用作土壤的膨松剂。未来,如果规模进一步加大,“我们考虑自己上一条生产线,用草木灰加工砖块。”

  据记者了解,从2016年2月正式投运以来,光谷蓝焰蒙牛(武汉)乳业园区供热的生物质专用锅炉已经连续运行一年多,年消耗成型燃料1.3万吨以上,年产蒸汽超过6万吨。胡化力透露,4月17日,公司为给康师傅饮料厂做配套的供热项目已经得到武汉开发区环保局的许可批复,按照初步估算,项目建成后高峰期用气量可以达到30万吨/年。

  在湖北项目紧张运行的同时,光谷蓝焰也在全国各地寻找新的机遇。董事长熊建告诉记者,多年来公司在安徽、湖南等地都有相关的项目拓展,但各地方政府对生物质成型燃料的认知和态度也不尽相同。“现在国家已经明确专用锅炉燃烧的成型燃料不属于高污染,下一步我们希望能够让成型燃料的排放标准和天然气看齐,把生物质成型燃料打造成绿色低碳清洁经济的‘可再生固体天然气’。”

  国家能源局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多年来生物质成型燃料的排放标准一直不明确,这是制约行业发展的关键因素。“成型燃料的燃烧排放完全可以达到甚至优于天然气标准,即便如此,成型燃料不奢求‘高看一眼’,只呼唤‘一视同仁’。只要环保标准明确,相关的生产标准、设备制造标准等都会及时跟上,从而促进行业健康良性发展。”

 

  “补贴还在路上”

  作为替代煤炭燃料的可再生能源,目前,生物质成型燃料的整个产业链并不享受国家补贴。成型燃料生产工业蒸汽,目前已具备了与天然气竞争的优势,不需要国家补贴。但成型燃料用于民用供暖,比电采暖、天然气采暖便宜得多,但比燃煤取暖要贵一点。与国家补贴支持煤改电、煤改气的庞大开支相比,补贴成型燃料的开支是最少的。但是目前成型燃料没有任何补贴。“我们的补贴一直在路上。”熊建告诉记者,当时公司在吉林省的长春市和松原市洽谈居民供热项目,“政府态度很积极,也给予了很大支持,甚至省里已经初步答应给予一定的补贴,但是后来由于资金缺乏,积极支持只能变成‘精神鼓励’,项目最终没有达成。”

  其实,为推进生物质成型燃料发展,2008年,财政部曾印发《秸秆能源化利用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据上述能源局工作人员介绍,当时的财政补助主要是针对成型燃料的生产,即生产一吨燃料补助相应的资金。但由于生物质小企业过多,监管存在一定困难,“一些小企业利用假发票、做假账、燃料反复运输等手段骗取国家财政补助资金。”为此,从2013年开始,财政部暂停了秸秆能源化利用补贴政策,暂停期限不明。

  为此,中国生物质能产业促进会副秘书长朱万斌也建议,可以参考当前风电、光伏等度电补贴形式,将补贴后置到锅炉环节,“例如可以把供热运营商作为补贴对象,根据其供热的多少,供一吉焦热补一吉焦钱。或者可以直接把补贴补给用户,鼓励从用户侧推动成型燃料的选用。”

 

  着力培育大企业

  根据去年12月发布的《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我国生物质成型燃料年利用量目标达到3000万吨。就在2007年8月印发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中,这一数字还高居5000万吨。回顾“十二五”期间生物质成型燃料的发展,截至2015年,生物质成型燃料年利用量约800万吨,据专家估算,当前我国成型燃料的年利用量刚刚达到“十二五”设定的1000万吨目标。

  为此,《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加快大型先进低排放生物质成型燃料锅炉供热项目建设。发挥成型燃料含硫量低的特点,在工业园区大力推进20蒸吨/小时以上低排放生物质成型燃料锅炉供热项目建设。

  对于未来的发展路径,上述国家能源局工作人员也提出,会着力培育大企业的发展。“大企业的运行相对规范,政府的监管也更加容易,培育大企业健康发展是促进行业优化的有效途径。”

所属类别: 媒体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